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技术应用 » 正文

服装设计中面料的二次设计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1-22  来源:中国纺织网  作者:[db:作者]
核心提示:  服装设计中面料的二次设计黄竹兰(贵阳学院美术系,贵州贵阳550005)和制作工艺对成品面料进行二次加工改变面料的原始特性。当今,成功的服装设计一定要有较好的材质加以配合与表现,这已是现代服装设计师

  服装设计中面料的二次设计黄竹兰(贵阳学院美术系,贵州贵阳550005)和制作工艺对成品面料进行二次加工改变面料的原始特性。当今,成功的服装设计一定要有较好的材质加以配合与表现,这已是现代服装设计师共同的理念。因此,在现代服装设计中面料的二次设计显得尤为重要。

  -:2006服装作为一门古老又年轻的艺术,既是人类文化与历史的载体又是人类科学技术与艺术相接的最直接、最丰富、也是最生动的体现。而面料作为服装的载体当然在服装设计中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当现有的面料不能创作出让设计师满意的服装,就需要对面料进行二次设计。面料的二次设计主要指的是服装设计师为实现特定的设计效果,运用多种设计手法和制作工艺对成品面料进行二次加工,改变面料的原始特性。成功的服装设计一定要有较好的材质加以配合与表现,这已是现代服装设计师共同的理念。因而,在现代服装设计中,一个优秀的服装设计师必须要熟练掌握面料性能与特征,并能综合运用色彩、结构与面料,才能设计出优秀的作品。

  1服装面料二次设计的历史沿革纵观现代服装设计史,我们不难发现,服装设计的发展途径不仅是服装在款式结构上的创新,还依靠面料的设计与发展。然而,时尚变化的脚步越来越快,流行的生命周期越来越短,无论是“简约主义”还是“装饰主义”,又或是我行我素式的设计,面料的选择至关重要,层出不穷的新型面料已不能满足服装设计师与人们朝令夕改的时尚追求,于是有了对面料的二次设计。服装设计师往往根据自己的设计需求运用多种手法对面料进行二次加工,从而营造出特定的设计风格表达自己的设计语言。如通过简单打磨、做褶、抽纱、拉须、撕裂等手法,或传统的刺绣、钉珠、编织技艺,又或做旧处理、变硬为软、变软为硬、变厚为薄、变薄为厚等对原有面料进行创造性的再加工,使面料的性能和外观发生变化,以便使其风格与服装有机融合在一起。服装面料的二次设计拓宽了材料在艺术创造中的空间地位,丰富了我们的设计思维,它不仅是设计师意念的具体体现,更是材质形态通过服装本身表现的巨大的视觉冲击力,可以说是一种全新的设计方法。这种设计方法通过特定的处理技法,使材料的空间形态、组织结构、机理效果发生变化,从而形成原始、奇特、幽默、鲜明、怪诞等视觉艺术效果,令作品更生动、有趣、感人、匠心独具。

  对面料二次设计的创新能力,是设计师艺术才能的新领地,也成为现代服装设计师创造力的主要表现之一。如服装设计师三宅一生发明设计了简便、轻质、易保养、免烫的“一生褶,(PeaPlease)这种褶在对成品面料进行机器压褶时就直接依人体曲线或需要调整裁片与褶痕。这种衣服平放就象雕塑品,穿上身又与身体合成流畅的波纹。上世纪90年代”一生褶“的出现在服装界引起轰动,也使三宅一生获得”面料魔术师“的称号。而朋克之母维维安维斯特伍德始终以其反叛不安的设计风格走在前卫服装的最前线。不按规律拼缝色布,粗糙的缝线,邋遢的碎布块和各色补丁,几乎成了她的设计专利。这些特殊手法制作出的服装简直可以称作是”颓废、变态、离经叛道“,但却受到那些特例独行、追逐时尚与前卫的年轻人的宠爱。还有活跃在当今中国设计舞台上的房莹等”金顶奖“的获得者,绝大部分都以其对面料的二次设计跻身于中国大师级服装设计师之列。而一年一度的巴黎国际设计大赛与中国”汉帛杯“设计大赛,其获奖作品也多以对面料的再创造来体现设计者对面料性能的熟练掌握和运用自如,以及出色的创造力。

  2完成面料二次设计的基本要素改变服装材料的做法是比较容易突现全新的视觉效果与设计立意的。要成功的完成面料的二次设计就要掌握好三个基本要素。

  第一服装材料,离开服装材料就不可能对面料进行再设计。不同的材料具有不同的表现性,要对面料进行合理的二次设计,关键是要把握好决定材料的质地、性格的一些因素,这些因素包括以下三方面:肌理:肌理存在于材料本身,千姿百态,不同的材料,不同的织造方式,会产生不同的肌理效果,面料二次设计常常采用异化的设计观念,改变面料固有的肌理效果,例如陈旧式处理。(2)结构:材料的结构由织造方式而定。在面料的二次设计中常常破坏面料原有的结构,从而形成全新的形态效果。例如破坏性设计。(3)色彩:面料色彩设计包括材料本身的色彩和处理过程中产统设计相比,无疑是一种具有颠覆意识的创举。

  生的色彩变化,后者又包括因材料与材料之间的组合关系而产生的色彩变化。在面料二次设计过程中,一些设计手法,如层叠、组合、剪切等,会使色彩产生微妙的变化,从而形成全新的视觉效果。

  第二面料的空间效果,也是面料二次设计的重要视觉效果之一。服装面料的二次加工常将面料的二维形态转化为三维形态,使他们有了浮雕的面貌,同时又柔软而富有弹性,改变了原先面料的平板和枯燥的外表,变得格外生动和有个性。加工前,必须对面料的张力及各种材料的组合关系进行研究,从而采用适当的处理方法,形成满足设计要求的空间效果。如堆砌、褶皱等面料的立体造型设计。

  第三面料的处理技法,它使面料最终达到设计师想要的效果。现在设计师所常用的处理技法繁多,如镂空、剪切、抽纱、披挂、层叠、堆砌、挤压、撕扯、刮擦、烧烙、粘贴、拼凑、编织、绣缀、手绘等方法。采用何种方法来处理,要根据不同的面料及不同的设计要求而定,而且因人而异。其加工一般都是靠手工或半机械化工艺来完成。

  3面料二次设计的灵感来源设计均来源于灵感面料的二次设计也不例外。设计师的灵感源是多渠道、多途径的。大致分为五个方面:影、音乐、舞蹈、戏剧、电影等姐妹艺术都具有丰富的内涵,都有各自的表现手法,是面料二次设计最重要的灵感来源之一。古今中外的姐妹艺术在很多方面是相通的,不仅在题材上可以互相借鉴,在表现手法上,也可以融会贯通。绘画中的线条、色块、各种抽象与具象图案,雕塑与建筑中的立体空间构成,音乐中的节奏与旋律都能被面料设计所利用,达到令人意外的效果。从姐妹艺术中寻求设计灵感的主要表现是将姐妹艺术中的某个作品改变成符合服装特点的形态。

  伊夫。圣。罗朗曾经将蒙德里安、梵高等绘画大师的名作运用到其设计中去。采用整合、手绘等手法,使面料具有全新的风格。

  科技成果。服装材质在某个方面依赖于科技的进步和发展,设计师会利用高科技手段改变面料表面效果或以科技成果为题材来表现面料的形态。如英国面料设计师JanetSye荆用激光和超声波进行织物切割、蚀刻和焊接,制造出呈现灼伤效果、风格独特的新颖面料。而在上世纪60年代,人类争夺太空的竞赛刚开始,服装领域就出现了“未来主义”风格。在面料的再处理上,大量使用了抽褶、挤压等手法,使服装显现出非常前卫的艺术风格。这方面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是皮尔。卡丹,1964年他的系列直指月球。他吸收了宇航员的头盗,皮长靴和迷你裙的下摆,创造了铠甲式的针织“宇宙装”,给时装界带来了一个赏心悦目的新面貌。

  社会动态。服装是社会的一面镜子,社会环境的重大变革也会影响到服装领域。西方自60年代开始弥漫着一股反传统、反体制思潮,出现了破坏材料完整性的“破烂式”设计。90年代,绿色设计风潮盛行,服装面料设计出现了具有原始风味和后现代气息的抽纱处理手法。在分析后现代主义的特征时,我们不难发现,丝绸等传统用料在外观肌理、花纹组合、色彩搭配等方面已经出现了全新的面貌。近几年高级服装设计师们曾对面料肌理进行过爆炸性的再造艺术想象,如设计师TimSte!将热蜡溅于名贵丝绸上制造破坏感;把布料浸于酸性溶液中局部腐蚀;将棉衣用火烧再喷上油漆。这种种破坏艺术使每件时装都成为极具冲击力的原创性新设计,与墨守成规的传类宝贵的遗产,服装凝聚了每个朝代的精华,是前人丰富经验的积累和审美趣味的表现,也对现代服装面料的再创造产生深刻的影响。中国传统的刺绣以及镶盘滚结等传统工艺形式,西洋服装中立体材质造型如抽皱、花边装饰、切口堆积等方法都被服装设计师所吸收,应用到服装面料的二次设计中去。在上世纪90年代纪梵希、范思哲、拉克鲁瓦等都曾将这些精雕细作的手法运用到他们设计的服装上,使作品更显精致、华丽与高贵。

  (5)民族文化。民族文化对服装设计有着很深的启发,也为服装材质的创新带来了创作的源泉,世界各民族的服饰文化都受到服装设计师的喜爱与利用。三宅一生在日本民族服装的基础上,对现代服装流行内涵进行新的剖析,创造性地对面料进行二次设计,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以无结构模式设计,深向的反思进行创意,以折纸灯笼般的长裙,独树一帜的奇特面料leyMyake品牌,摆脱了西方传统的立体造型模式。日本设计师高田贤三也是使用民族文化的典范,他将东西方民族文化有机而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却又不拘泥于传统,勇于创新而又注重细节,从他的第一批作品开始就体现出了这种文化融合的绝妙和卓越。在他设计的诸多时装中,行家们不难发现各种地区、各种民族的服装和纺织品的蛛丝马迹。

  4现阶段面料二次设计的分类众所周知,自上个世纪80年代,服装中的面料元素就已经上升到第一位。对面料的创新是服装设计的又一战场,也是发挥设计师艺术才能的新领地。面料二次设计手法多样,风格各异,它与社会思潮、流行观念及工艺技术密切相关,现阶段将它归纳为四大类。

  (1)面料的变形设计。即改变面料原有的形态特征,在造型外观上给人以新的形象,如堆积、皱褶、抽缩。最具代表性的是皱褶设计,这种设计方法是将整匹布料通过挤、压、拧等方法成型后再定型完成。它常常形成自然的立体形。原来平坦伏贴的面料经过整理后可能很皱,起伏不匀,但往往形成意想不到的良好效果。细碎的不夸张的褶皱,灵感来源于古希腊披挂式服装。柔软的面料,随意抽出自然的褶皱,营造出中世纪宫延氛围和浪漫情怀。日本著名设计师三宅一生的“一生褶”是这一设计的典型范例。三宅一生采用建筑式块面及日本绷塑方法,利用类似折纸构成的褶纹面料构筑了服装设计领域的“建筑风”。利用褶纹的光彩变化,使面料产生规则的明暗梯度,加上衣片结构及人体曲线的活动,褶纹张合伸缩,产生微妙的光彩变化。正是这些色彩明暗有序的梯变及无序的变幻的运用,使得这一设计增添了无限意趣,因而轰动了时装界。利用这种手法也可以追求服装的雕塑效果,玛丽麦克法登便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玛丽麦克法登是美国著名的时装设计师,曾于1976年和1978年两度获得“柯蒂”大奖他称美国时装评选奖,为美国时装设计界的“奥斯卡奖”)。在她的设计生涯中,最引人注目的是1975年首次推出的一种特殊褶布面料,这种富有优美动感和立体效果的褶布面料,是将普通的纯棉或是涤棉混纺的水纹布,浸压在一种溶剂和化学树脂内,经过高温烘培和热压定型,使布面形成稠密而自然的褶皱纹样,经较长时间的穿着、水洗、日晒也不会变化,层次清晰,雕塑感强。用这种布料制作的服装,极富立体感和雕塑风味。

  面料的破坏性设计。指通过剪切、撕扯、磨刮、镂空、抽纱等加工方法,破坏成品或半成品面料的原有结构特征,造成面料的不完整性,从而产生无规律或破烂感等特征。剪切使服装产生飘逸、舒展、通透的效果;撕扯使服装具有破烂感;磨刮产生陈旧感;镂空可打破整体沉闷感,具有通灵剔透的格调;抽纱则改变原有外轮廓,虚实相间。破坏性设计手法在20世纪60法来表达设计中的一些反传统服装观念。被称为“朋克之母”的英国设计师维维安维斯特伍德常常把昂贵的衣料有意撕出洞眼或撕成破条,然后拼凑不协调的色彩,这是对经典美学标准做出突破性探索而寻求新方向的设计,表现出对传统观念的判逆和创新精神。日本设计师川久保玲1992―1993秋冬推出的“破烂式设计”,以撕破的蕾丝、撕烂的袖口等非常规设计给国际时装界以爆炸性冲击。三宅一生曾这样阐述“我总是闭上眼睛,等织物告述我应去做什么”他大胆地将原本平整单一的衣料加以“切开”、“柔碎”进行重新组合,创造出各种极富魅力的材料,来实现其不同凡响、惊艳绝伦的服装造型。我们在极致经典的时装与平和素丽的成衣中徜徉浏览,时装面料的破坏性设计琳琅满目比比皆是。

  面料的整合性设计。这种设计方法试图突破传统的审美范畴,利用不同材料或不同花色面料拼凑在一起,在视觉上给人以混合离奇的感觉,用设计表达多种思维。这种设计方法的前身就是古代的拼凑技术现代设计手法中较为流行的“解构主义”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解构主义似乎有意地把服装的各个构成因素打乱后再融合到服装造型中去,体现了人们反传统的心理需求和反常规的思维方式。面料的整合性设计总结起来可大致分为软硬、厚薄、平凸、简繁、虚实、滑涩、亮暗等搭配类型。如毛皮与金属、皮革与薄纱、镂空与实料、透明与重叠、闪光与哑光等组合方式的运用。服装设计的材料重组是需要一定的想象力和审美能力的,它利用视觉对比的强化以及打破常规的反向思维对面料进行再创造,确实是行之有效的设计方法。世界顶尖设计师约翰加利亚诺对各种材料就具有相当高超的搭配能力,他在2001―2002秋冬系列设计中,为表达自由浪漫的情怀,分别采用了丝绸、印花雪纺、蕾丝、牛仔布、皮革、貂皮等不同材质的组合,或随意自然,或夸张华丽,或俏皮浪漫,使服装细节、材料、色彩、形态之间相得益彰,恰到好处的营造出风格迥异的样式。

  服装面料的贴切搭配,是形成完美服装的重要组成部分。在Valentin002的春夏系列中,大师使用了鲜红的羊毛连身套装,在服装胸部的位置使用了视觉朦胧的薄纱材质相接,羊毛面料显现出女性的妩媚,胸前的薄纱强化了女性特征的动人之美,异种材质拼接出极度的优雅,给人以性感逼人的视觉效果。

  面料的附加装饰性设计。既在成品面料的表面添加同料或不同料的材料,从而改变织物原有的外观。附加装饰的手法很多,常见的是贴、绘、绣、粘、挂、吊等,涉及的附加材料多种多样,但原创上要有利于一定量的面料的生产加工和使用方便,并且有一定的使用牢度。1999一2000年国际服装大展中,意大利设计师MUCCA在服装上钉上了许多立体枫叶、琥珀石,表达出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日本设计师山本耀司、川久保玲也常常在设计中运用层叠和悬挂技术,追求层次,追求多维视觉形象创造,从而赋予面料新的活力。面料的附加装饰性设计的运用,意味着更多的设计创作形式的出现。各种面料及其加工形式的组合变化创造了不同的时装风格。比如将亚麻、棉布、丝绸、织锦等面料与铜铸木雕、皮革绳带、绣嵌补缀、绷缝系结的材料相组合,形成厚重质朴与秀丽优雅的对比;利用花边、穗带、流苏、珠宝、羽毛、兽皮毛、蝴蝶结、丝带绳结的点缀装饰和锦锻、丝绸、织锦、金丝绒、天鹅绒、巴厘纱、花缎的运用,构成华丽与天然情趣的交融;通过在自制的织物上施以刺绣、蜡染、镶、嵌、滚等工艺表现,形成神秘独特的民族风格;采用纸、鸡毛、塑料、薄膜、橡胶、金箔、铝箔、藤条、钢丝、铜丝、次品布料、地毯线头甚至各种生产下脚料、废弃物,来造成奇异非凡极富个性的前卫风格;凭借在弹力针织、真丝薄纱、丝绸棉麻、雪纺薄呢、牛仔布、毛皮的质料上进行褶裥、打结、条带、缀珠的装饰,形成抒情性感朦胧诗意的浪漫风格。附加装饰性设计将一些材质风格迥异和制作表现相异的面料进行怪异组合搭配,反映出现代时尚与审美的反叛意味及多元化倾向。

  现代服装设计的变化和突破,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服装材料的科技含量增加和外观式样的更新。面料的重组再造以及事物的添加融合,是实现设计多样化的重要途径,当然这需要建立在一定的美学规律的原则指导前提下。随着人们对穿着要求的变化,服装材料作为丰富设计语言的要素之一,已经越来越强烈的显示出其不可估量的价值和不容替代的地位。从一定意义上讲,现代时装设计的优劣评判在很大程度上是以对有关材料运用把握的理想程度为标准的。

  进入21世纪,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观念意识和生活方式的改变,都极大的影响着服装设计的风格趋向,而服装材料的工艺技能性指标与外观视觉美感程度的不断提高更新,也为穿着设计的完美表现和风格变化提供了可能。寻找新材料,注重环保的要求、自然的属性和人性的关爱,是新世纪设计创新的关键,也是未来服装发展的方向。用于穿着的设计,最为根本的是材料如何运用。所谓的分割、线条、色彩、布局都是依附在具体实在的材料质感上加以体现的,抛开特定的材料肌理来谈论设计或做设计,都是难以想象和实现的。先进的技术和悠久的文化积淀,赋予服装材料更多的内涵,那些看似简单平凡或呈现奇特不俗的饰物,反映出社会、经济、文化、艺术、审美等方面对它的影响,蕴含了特别丰富的意味,在受到人们青睐的同时,也为潜在的时装流行创造了条件。许多设计大师的作品和优秀设计师的创造表现,都充分说明寻求挖掘和巧妙配置独特材料所产生的巨大威力,那些称之为美感特质的东西正是通过极富感官效应的材质饰料来呈现的。对面料的适时改变和配置为服装设计提供更为广阔的空间,服装设计的风格在很大程度上也受到影响。

  作为人类“第二皮肤”的服装的发展变化,与面料本身的发展变化是息息相关的。面料作为服装的载体,是服饰设计之本。社会的竞争日益激烈,时尚潮流也是瞬息万变,一个优秀的设计师要想独占鳌头,在其他设计因素大致雷同的情况下,必须在面料设计方面有新的突破。在产生深刻变革的21世纪,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时装的创意是与面料的质感的组合、再造、装饰及融合密切相关的,设计的灵性与才能也正是通过这些而呈现。那些传统与现代、艺术与科学、简约与繁复的形式表达,无疑是需要在面料上施用更多的妙思奇造,因此在现代服装设计中面料的二次设计显得尤为重要这也是未来服装设计寻求变化的发展趋势。

 
 
[ 行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行业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鲁ICP备15038343号-11      
鲁公网安备 37030402001331号

 
关闭